诗集《盼你春天归来》:抗疫诗歌的叙事伦理--理论评论--中国作家网

[关闭本页] 来源:中国作家网 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04-20

全国首部援鄂抗疫诗集《盼你春天归来》近日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印行。诗集从上千名诗人创作的3000余首诗歌中精选150位诗人的200余篇作品,具有同主题、及时性的写作特点。

诗歌是生命中必不可缺的精神深呼吸,爱诗者心有灵犀、以文会友,因诗而聚。更重要的是,对于诗集的本事和情景,我作为鄂州人有一种特别的亲近和连接。

在湖北告急的紧要关头,贵州省倾尽全力,对口支援湖北省鄂州市。生命至高无上,疫情就是命令,责任重于泰山。贵州派出医疗队顶风冒雪,千里逆行,集合精兵强将驰援鄂州;同时竭尽所能、倾囊相助,夜以继日向鄂州运送大批紧急医疗和生活物资。这份大爱和恩情,永远温暖和激励着鄂州儿女。

中国诗歌历来有介入重大历史事件的传统。在新冠疫情面前,国人众志成城,四方驰援。这时候,鼓舞斗志、温暖人心应该是诗歌的担当和使命。诗歌写作应该有叙事伦理:对邪恶势力适用反讽,而对善良和弱者不能嘲笑,否则是非颠倒、黑白混淆。韩愈《荆潭唱和诗序》曰:“欢愉之辞难工,而穷苦之言易好也”,其实不尽然,“穷苦之言”也不容易写好,首先需要直面现实的勇气和追求真理的精神。重大公共事件的“史诗”创作有两个难点:一是写实失实、刻画不深入,二是升华无力、沦为平庸。而《盼你春天归来》中的大多数诗作处理得不错,意象营造、语言和立意等也有自己的特点,让人耳目一新,避免了同质化的泛滥。

好诗穿越时空,使生命发光。王富举慨叹:“我曾固执地认为,/在2020年的这个春天,/写下诗句是不可原谅的”(《我曾以为在这个春天写诗是不可原谅的》)。战斗在湖北抗疫第一线的李强坦言:“灾难来了,这一阵子,/我只有疲惫奔波,哪有诗情画意。/可这一句诗,就像该死的新冠病毒。/总也挥不去”(《太阳底下走动着新人》)。新冠病毒肆虐,仿佛一条不断拉伸的毒蛇,从湖北蔓延至全国。紫丁香关注贵州乡村抗疫前线,宣布“我彻夜举着诗歌,守住村口”(《我举着诗歌,守住我的村口》)。

诗人投身没有硝烟的战场,将审美触角扎根于疫情现实。车延高感佩抗疫前线超负荷工作的白衣天使:“病临城下的生死关头,/没有硝烟的诊室和社区是你们的主战场”(《一个超负荷的群体》)。楚红城心疼逆行者:“口罩裹住平静的脸,一双大眼睛,清澈明净闪亮”(《武汉的白衣天使》)。陈群州注视请战书上的指纹,仿佛“散落着一堆一堆的红梅,春天在路上,抢着开了”(《请战书上,每一枚指纹冥斗士热血奔涌的黄河长江》)。罗广才视野开阔,赞美“迎风的白大褂,冲锋的橄榄绿,/屹立的警察蓝,流动的志愿红”(《庚子年的春天》)。从医护到军人、警察和志愿者,每一片色彩都是生命的闪光。

汹涌的疫情终究会被克服和战胜,春花依然会迎风盛开。欧阳黔森期盼“疫尘绝,/紫气东来,/神州天广阔”(《忆秦娥》)。白庚胜坚信“呵,抬起头,/跨过高山就是平原,/越过险滩何惧急流”(《今日龙抬头》)。刘国安认为“确诊病例居高不下,意志在折磨人心”(《纵然千回百转,相信您能“一杆清台”》)。小语挂念“亲人是从春天的梦里悄悄离开的,/或者说只是轻轻转了一下身影,/所以我期盼你在春天归来时,/不要惊醒梦的春燕呢喃”(《盼你春天归来》)。

严峻的疫情也促发诗人的反省和追问。苏卫觉察“一场瘟疫,如一面照妖镜,多少牛鬼蛇神,取下面具现出原形”(《疫情防控中沉思》)。周庆荣警惕“人性里有一种黑洞”(《备忘录》)。韩春燕追问“没有一片雪花会无端的降落,没有一道闪电会无故的炸裂”(《祈祷平安》)。这些诗歌将深切的理性反思与独到的审美感悟结合,从自然景象审视引发生命的拷问,祈祷人文关怀、赞美大爱无疆,可谓启人心智、引人深思。

亚里士多德认为,诗把握的是更为一般和普遍的东西,历史揭示的只是具体的事件。诗更真实,更有普遍性,更为长久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《盼你春天归来》具有重要意义,其中描写的成千上万生命的无助、紧张,无数逆行者的奔走、劳累,全体同胞的风雨同舟、共克时艰,都将成为历史的一种记载。

刘国安《在时间的拐点,邂逅月光》渲染错乱的季节,“一滴墨汁在宣纸上恣意浸染,慌乱中总有些黑白不分”。高洪波《长发飘飘》心疼爱美的姑娘,“为了战胜可怕的疫情,长发及腰变成秃瓢”。花儿《活着》牵挂疫区友人满身风霜,“连眼神都冻得硬邦邦”。李发模《抗疫散吟》回荡“小女孩追着灵车喊妈妈的哭声,万箭穿心,/小孙儿几昼夜独守死去的爷爷,令人裂肺”。这些诗歌真实记录了专业传媒无法显示的疫情生活和感受,为后世提供了珍贵、丰富而鲜活的景象和时代记忆。但愿这些因灾难而生出的恐惧和忧伤、审视与感悟会带来新的人生。

共饮长江水,黔鄂一家亲。《盼你春天归来》最大的亮点是贵州鄂州两地诗人诗作的互文。从诗歌写作姿势和内容看,贵州诗歌多是送别、砥砺和牵挂期盼,鄂州诗歌主要为迎接、并肩战斗和真诚感恩,而贯穿黔鄂诗人诗作的枢纽是大爱。黔鄂两地诗人创作关注“地理”,有许多次“行走”,读来让人身临其境。贵州鄂州家乡情结是诗歌出现最多的场景,显示一种赤子情怀和大爱。

 


分享到:
文艺家协会

联系电话:(010)66048572 电子邮箱:beijingwenlianwang@126.com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:100031
版权所有: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© 2013-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

我要啦免费统计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